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小伙放弃联合国翻译职位当武警

2018-10-29 12:31:38

小伙放弃联合国翻译职位当武警

“Excuse me, I lost my at shall I do?”(对不起,我的钱包丢了,我该怎么办?)

“Don't u can go to the nearest police station to report it. The policeman there will help you find your at's more ,you should go to the consulate to report the loss of your passport,too.”(不要担心,你可以到附近的派出所报案,警察会帮助你的。还有,你还应该到领事馆挂失你的护照。)

这段流利的英语对话出自一位老外和一名执行巡逻任务的武警战士之口。战士叫王陈欣,上海人,现在是武警上海总队七支队三中队的一名上等兵。让人想不到的是,他曾在联合国担任翻译、曾在外企当过高级白领。

当市民们都沉浸在欢乐的节日气氛中时,他和战友们还坚守在岗位上。

前晚,在宝山区聚丰园路,一名正在巡逻的武警战士警惕地环顾四周。眼前的他,身材虽瘦小却很精干,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遇上有外籍人士求助,他用流利的英语和他们对话。今年25岁的王陈欣,是中队的义务兵里年龄的,加之他曾在联合国国际信息发展组织担任翻译工作,战友们都亲切地称他为“联合国老王”。放弃联合国机构翻译的光鲜“头衔”穿上军装,王陈欣不是一时任性,他想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为了寻找纯洁又珍贵的战友情,也为了充实精神世界,更是想为国家做点事。”听起来好像有些“高大上”,但王陈欣说,这的确就是他来到部队的初衷和动力。2011年,王陈欣从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后,凭着英语、法语专业八级的优势,进入了联合国驻沪机构工作,后来又跳槽去了一家荷兰企业,担任法语、英语翻译以及高级客服,每个月净收入达万余元。晚上兼职教法语,周末去上海大学读研究生课程,日子过得“小资”又惬意。

但他时常觉得内心空空的,感觉缺了什么。“时间久了,就愈发想尽一些作为中国人的。”2013年6月,王陈欣和父亲前往街道武装部进行兵役登记。“现在部队需要你们这样高学历的人才。”工作人员这句话打动了他。

“啪”的一声,一枚“应征入伍”的章敲在了王陈欣的名字上。他内心很高兴,却愁坏了父母。他的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中学老师,都已退休。他们正盼着儿子尽快结婚生个孩子,没想到儿子要入伍了。看着儿子如此坚持梦想,开明的父母终选择了尊重。穿上军装,背上行囊,挥别父母。

新兵集训期间,王陈欣在军事训练面前备受打击。“新兵都是‘95后’,我比他们大了七八岁,训练起来格外吃力。”立志要当好兵的他,在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自我加压,做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和100个深蹲。刻苦训练换来的是过硬本领,在新兵连结束时,他被总队评上了“爱警习武好战士”,去年还荣膺士兵。

发挥所长,学有所用,部队的舞台给了他发挥才能的广阔空间。王陈欣从小学习电子琴、吉他,他看到初入部队的小伙子们时常想家,便想办法为战友们排解思念。“教他们识乐谱、弹吉他、练电子琴、吹口琴。”王陈欣和战友们组建了一支小乐队,丰富文化生活同时为驻地敬老院和社区送去欢乐。他还组建英语兴趣小组,利用空闲带战友们背单词、练对话,每天做两篇阅读题,战友们的英语能力与日俱增。

原标题:小伙放弃联合国翻译职位当武警

稿源:光明

作者:

仁恒美林郡
泥鳅养殖
大棚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