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PX注定就要被打X吗

2018-10-24 16:20:27

PX注定就要被打“X”吗?

厦门也好,大连也好,宁波也好,PX其实已经变成了一个符号,它被夸大了危害

SMM讯:从厦门、大连、宁波再到昆明,PX项目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化工行业从业人员眼中普通的化工产品,为何在公众眼中成了恐惧的代名词,差异为何如此巨大?PX的危险性到底有多大?政府、企业、公众间的信息沟通不畅,以及由此产生的不信任又该如何修复?作为重要的化工原料,我国PX产品的缺口有多大?不扩大PX产能,会有怎样的后果?

近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化工报承办的美丽化工重塑行业形象、改善公众认知大型主题宣传活动在北京启动,化工业内知名专家、企业负责人共聚一堂,对引起广泛关注的PX问题进行深入剖析。

没有PX会产生那些后果?

PX毒性与汽油、柴油相当;国内PX建设项目放缓,导致缺口增大,需要进口,到2015年,我国PX的缺口可能达到1300万吨/年,未来或许会像现在的铁矿石一样,我们买PX,PX就涨价

PX,又称对二甲苯。在《危险化学品目录》(2002年)中,PX的编号为33535。PX的毒性分类属低毒性,其毒性与汽油、柴油相当,属于易燃品,燃烧性能与煤油相当,爆炸等危险低于天然气、液化石油气等,挥发性为同温水的1/3。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金涌试图用一连串对比来说明,PX并没有那么可怕,而且存在于生活中的很多方面,PX的终产品是的确良纤维、饮料瓶等,汽油中也有很多PX。

专家一直在强调,PX在一定程度上被妖魔化了,远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但是,PX项目还是在很多地方遭遇公众抵制,甚至被迫关停。既然遭遇公众严重反对,为什么各地还不断上马PX项目?PX到底有多重要?

PX是石油化工产业链中的中间产品,主要用于制取PTA(精对苯二甲酸)和DMT(对苯二甲酸二甲酯),也是制取合成纤维的原料,是纺织服装、塑料制品等日用消费品生产的上游中间原料之一。当前,我国已经是世界上的PTA生产国,占全球PTA总产量的40%左右。

据介绍,当前国内PX企业和国外日韩等同类企业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关系,如果PX项目屡屡在国内遇阻,会给相关产业乃至我国整体经济带来巨大损失。中石化炼化工程公司副董事长张克华近日也指出,国内从厦门开始反对PX,导致国内PX建设项目放缓,结果日本和韩国趁机大搞PX项目,转而向中国出口。

金涌列举了这样一组数字:2012年,我国PX产能约为880万吨/年,进口量约为630万吨/年,其中来自韩国和日本的进口量分别为150万吨和200万吨。到2015年,我国PX的缺口可能达到1300万吨/年。如果不抓紧进行项目建设、扩大产能,下游产业怎样与国外企业竞争?那时,PX就可能像现在的铁矿石一样,我们买什么,什么就涨价。对此,金涌忧心忡忡。

怎样理性看待PX?

专家指出,公众对于PX的反应并不科学,PX的生产技术都是相当先进的。阻止大企业建设不明智,大化工发展起来以后,才能改造带动那些技术落后、环境隐患较多的小化工企业

石油和化工规划院院长顾宗勤说,现在公众对于PX的反应并不科学,对于化工从业者来说这就是很普通的化工产品,而外行人看来PX则很神秘。而这种神秘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公众对于PX的恐慌。

金涌曾作为应急处理专家参与厦门、大连PX事件的处理。他说,国际上,没有关于PX生产区和居住区距离的具体限制,项目须距居住区100公里以上的说法子虚乌有,美国、新加坡、日韩等国都是PX生产大国,他们的生产厂区都是紧邻生活区,相距多也就几公里而已。

PX作为大众产品,不是小厂能够生产的,企业的吨位都很大。目前,PX的生产技术都是相当先进的。金涌举例说,大连PX项目的生产装置全部从法国进口,甚至连一颗螺丝钉也是进口的,属于国际先进水平。

他主张发展大化工,因为大企业通常采用更先进的技术,企业规模越大越容易进行管理控制,也越容易进行监管,而且大化工发展起来以后,才能改造带动那些规模较小的化工企业。这些小化工很多都存在投资小、技术落后等问题,甚至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利益。大企业发展起来后,可以对这些小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将催化剂、助剂等产品生产交给他们,从而改造、提升小企业,使其能够全面达到要求。因此,阻止大企业建设是不明智的,我们不能自废武功。金涌认为。

公众为何会恐惧?

政府、企业与公众之间沟通不畅,造成公众容易被误导;我们应该反对的是不经环评就上马的项目和暗箱操作,而不是只揪住PX不放;应使环评过程变成利益博弈的过程,使各方形成均衡态势,让评价在科学的基础上进行

作为基础工业,化工产业与民众衣食住行关系密切。2012年,化工业产值占我国GDP的13.3%。世界工业百强企业中,化工企业占了1/2以上,美国、德国、日本等都是化工大国,韩国、新加坡等也以化工发展作为跳板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在我国,化工大省通常也是经济强省。为什么化工项目却面临人人喊打的境地呢?

没有化工就没有未来。金涌说,化工行业就是变戏法的,要解决未来的资源短缺问题,离不开化工产业。而世界很多地方的发展也表明,化工产业可以与百姓和谐相处。

新加坡裕廊化工岛是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也是世界十大化工中心之一,这里是由填海连接7个小群岛形成的,距离市区直线距离约10公里,面积32平方公里。在这里,形成了6300万吨/年的炼油能力,630万吨/年的乙烯生产能力,其中,EXXON公司37万吨/年的PX装置距离居民区不到1公里。

为什么国外可以这样发展,而国内公众会对此产生恐慌?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信息不对称,政府、企业与公众之间沟通不畅,在这种情况下,公众容易被误导。另一方面,国内频繁出现的污染问题,也让公众对于企业的管理水平产生了疑问。一段时间以来,我国化学工业发展遭遇尴尬,有些地方和公众对化工项目表示疑虑甚至说不,使得化工发展蒙上了阴影。

知名络科普作家瘦驼在果壳发表的文章中提到,厦门也好,大连也好,PX其实已经变成了一个符号,它被夸大了危害。至于大家关心的原料、中间反应、催化剂等生产过程中可能造成的毒害,其他化工项目同样存在风险。现代化学工业不管是什么部门、生产什么产品,如果出现意外,都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污染和破坏。在一个化工项目上马之前,必须有化学和环境两方面的专家进行环境评价,对其可能带来的风险进行评估,对可能产生的灾难做出预案,并充分公开讨论。我们应该反对的是不经环评就上马的项目和暗箱操作,而不是只揪住PX不放。

近中石油云南炼油项目引发各界高度关注,在面对公众公开环评报告的要求时,有关部门以报告涉密为由拒绝公开。对此,一位化工行业专家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不能将涉密部分拿掉、将不涉密部分公开?

虽然在各界推动下,包括环评报告在内的企业环境信息公开近年取得很大进步,但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即便是现在有限的公开信息,传播效果也被打了折扣。比如,曾在某地政府政务服务中心站查看一个项目的环评公众参与公示情况,在公示发布一年多之后,页点击数刚刚超过2000次。而当年这个站的项目环评公示中,点击数超过200次的屈指可数。

公众参与环评的意义在于,使环评过程变成利益博弈的过程,使各方形成均衡态势,让评价在科学的基础上进行。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说,有重大环境影响项目在建设过程中,出现反对意见是正常的,关键是看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存在风险是否在可控、可接受的范围内,目前是否有足够的措施消除隐患。

企业到底该做些什么?

打铁还需自身硬,企业要努力做到公开透明,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何控制和改进等。要主动加强行业与社会沟通,让公众了解化工

一方面是逐渐扩大的需求缺口,一方面是公众对于项目的种种疑虑,PX项目在国内还能不能发展?PX之外,更多高耗能、高环境风险的项目又该如何发展?

专家认为,要突破这一窘境,一方面,要进一步全面强化整个化工行业在安全、环保、健康等方面的工作,打铁还需自身硬,自己要首先做到无懈可击;另一方面,就是要加强行业与社会的沟通,让公众了解化工,尤其是了解化工企业在安全、环保、健康方面所取得成就和持续的努力,而这也是美丽化工大型专题宣传活动的重要目的。

金涌说:除了自身要做好自己的事之外,我觉得现在一些企业有个毛病,有点官僚气息,企业家不能弯下身跟群众交流。我们提倡关怀,首先要尊重公众的知情权,要给公众了解的机会,应该敞开大门,请公众来企业参观,实施群众代表监督,介绍企业的工艺和方法,让公众监督环保设施运行等。

顾宗勤认为,这一系列事件也提醒我们,今后项目建设要充分听取公众意见,加强与公众的沟通。同时,企业也要注重分利,在当地解决就业、公共设施建设等问题时贡献一份力。

如何做好沟通?巴斯夫全球高级副总裁关志华介绍了他们的经验。据他介绍,巴斯夫在德国的公司就在莱茵河畔,跟周边的居民关系也很和谐,重要的就是做好沟通。

沟通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我们很愿意去做,而且沟通过程中一定要了解公众为什么关注这些问题,同时也要科学理性地把数据说清楚。关志华强调,沟通不是宣传,企业首先要把自己的风险管理好,再告诉公众和媒体,我们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控制好风险。巴斯夫在包括南京、上海、重庆在内的很多地方都设立了社区咨询委员会,定期与他们进行沟通,带他们参观工厂,对企业进行全面了解。同时,他透露,巴斯夫会在微博上及时公布公司的相关信息,包括一些发生的紧急事故,这些事故可能不是很严重,但及时公开会消除公众疑虑,避免事情被炒作。我们要努力做到公开透明,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何控制和改进等。总之,企业要主动跟公众沟通。关志华说。

皓月天玺
大尧风华盛景
天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