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新华社供图

2018-10-30 11:33:12

2014年11月19日,胡万林再次因非法行医罪出庭受审2000年9月30日,胡万林次因非法行医罪出庭受审  “曾在上世纪90年代名噪一时、并因非法行医被判入狱15年的“神医”胡万林,出狱后不足3年,再次因同样罪名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11月19日,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胡万林等人非法行医案依法公开宣判,以非法行医罪判处被告则是“(这个人)大多数时间都在犯罪和坐牢”。确实,今年65岁的胡万林一半的人生是在监狱度过的。据媒体报道,1982年胡万林就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减刑出狱后仍在山西、河南非法行医;2000年,胡又因治死了漯河市市长刘法民等人被以非法行医罪判刑15年,直到2011年12月才再次被释放。  “从不给老家人看病”  对于胡万林的“神医”称号,家乡人都觉得匪夷所思。在联合村任党支部书记十几年的吴明碧说,前些年全国各地还有很多向胡万林求医问药的信件寄到村里来,但是村里人都不信他。  “他一个混混,怎么会看病?”刘文静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胡万林在外地出了名。当时村民雷琼华得了肠癌,病情十分严重,他大老远跑到新疆去找胡万林看病,胡根本不敢给他看。,雷琼华还是回乡到医院做了手术。后来,雷琼华跟村里人说,不要信胡万林能看病的谎话。  吴明碧告诉,胡万林出狱后2012年曾经回村里看过一次,“排场有点大,前后好几个人跟着。”印象中他不跟人说话,难以接近。这种刻意保持的距离感也是打造“神医”光环的重要伎俩。  吴明碧说,胡万林回乡那天还说要捐钱给村里修路,甚至还夸口说“修路这点钱不算啥,我随便就能给。”但是后来他根本没有捐钱。  胡万林如此“不差钱”的底气来自于蜂拥而至的崇拜者盲目奉上的学费及医疗费。仅去年8月在郑州办培训班期间,胡万林“团队”就收了9万元培训费。这次培训的重头戏就是跟随胡万林学习“吐故纳新”疗法,学员们要服用“神医”亲自调制的“五味汤”并大量喝水直至呕吐,如此反复。  痴迷中医、慕名来参加的农家子弟云旭阳在喝了“五味汤”后出现了呕吐、抽搐、昏迷等症状,而胡万林仅让人拿矿泉水瓶往云旭阳的嘴里灌水。一番折腾之后,云旭阳死了,终年23岁。  随后庭审怀疑令云旭阳丧命的“五味汤”中除了基本材料盐、糖、醋、酱油、咖啡,还添加了一种强烈泻药——芒硝。对此,胡万林在庭上予以否认,声称自出狱后就不再给人看病。  “他只有在家乡才不敢给人看病。”吴明碧说,“老家人对他知根知底,他晓得骗不了人,从不给老家人看病。”  “神医”背后是科学素养的缺乏  对于胡万林这个几番在“江湖崛起”的“神医”,无论是老家村民还是基层干部,不少人提起他都是一声叹息。“这样的人居然受到外面那么多人追捧,我们村里人说起来都觉得很好笑。”吴明碧对说。  “这背后反映了普通民众科学素养的缺乏。”绵阳市卫生局医政科科长李小林告诉,胡万林和张悟本等众多“神医”的出现,既反映大众对健康的重视,也反映很多人健康常识的匮乏和科学就医知识的缺失,从而一定程度上为骗子“神医”的猖獗提供了一方沃土。  与此同时,在胡万林荒诞的言行背后不难发现推手的身影。有作家为他着书,将他描述成“当代华佗”;还有人在上大张旗鼓地传播他的言论,为其打造“神医”的金字招牌……  李小林认为,政府应加大力度严惩像胡万林这样在社会上出现的各种无照游医。“如果不及时铲除,其中一个就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胡万林。”李小林说。  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无证游医主要在城乡结合部、集贸市场等地方出没,流动性强、隐蔽性高,如果没有群众的举报和配合,很难查处。  李小林说,当前打击无照游医仅仅靠卫生行政部门远远不够,必须加大对群众普及健康科学常识,发动全社会合力打击。“存在的土壤不铲除,他们就会像野草一样春风吹又生。”  本组文/新华社  供图/东方IC :络

搅拌站
废气处理
LED宣传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